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美历亚CAMELLIwokeroom

我和故乡有个约定,让世界了解家乡--勐拉坝

 
 
 

日志

 
 
关于我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希望大家健康!快乐!富有!

网易考拉推荐

苍山牧云 抚摸那段真实的岁月——《勐拉坝》序  

2013-03-03 21:4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抚摸那段真实的岁月

 ——《勐拉坝》序

       有情才会思念,有梦便会漂泊,亲情是一道风味独特的私房菜,滋滋入味,浓香怡人。几十年前当我父亲母亲把生命的行舟,停泊在远离成都几千里之外,淮河平原农田广袤的一处圩子(村庄)里的时候,我的漂泊便从哪里起航了。若干年后,乡村与我成了一杯醇香的美酒与深情地眺望,如我在很多作品中反刍的那样,陈酿久封,日趋弥香。

       早年的我似乎生来就不属于那里的人,生性与农村环境就格格不入,还没读完小学就发誓“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从小并没有对农村产生亲密的情感,因为坚持不说农家土话和不懂农活被乡人调笑。从这块落后、愚昧、贫苦、穷病的土地上离开,成为我幼年时代心中一个不可磨灭的信念。总之,不能在农村过一辈。记得读高中时,一户老实巴交、正经人家出生,出落的看起来颇为入目的女子要嫁给我,尽管十分惋惜,还是被我断然拒绝了。为此,父亲十分生气,他愤闷地说:“反正只给你准备一份钱,要么供你读书,要么给你娶亲”,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父亲也兑现了他说过的话,没为我后来结婚成家化过一分钱。

      二零零零年春节,我与妻在昆明过年居住的翠湖宾馆下的翠湖边有一个“知青之家”的馆子,闹腾非凡,依稀还在重复着激情满怀的峥嵘岁月,旁观他们聚会的热烈气氛,品尝着他们已经极其商业化的菜肴,无限神往。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初叶,记事时已是知青返城的尾声与花絮,根本不能感知他们在农村生活与劳作的苦楚,除了后来从影视剧中零星地接受一些关于他们在农村生活的信息外,直接的记忆是缺失的。印象中知青是洋气而光鲜的代指,可以潇洒浪漫地穿行于城镇之间。家中一位堂姐潘爱霞因为生的精致端庄,就是在知青从农村退潮时,在众人的羡慕与惊叹中被收回城里去的俏媳妇。后来也零碎地听闻一些有关知青或荒诞或酸辛的趣闻轶事,心里寻思,农人们世世代代不就是面朝换土背朝天、披星戴月地劳作吗?累抑或苦,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农人们早已经神经麻木了。农村人只是没有从城里“下放”来的娇贵的城里人那么多灵性的感知与抒写罢了。

      去年,从另一位堂姐潘小平以淮北平原风土人情、区域特色语言为创作素材,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中篇小说《少男》中,我发现自己当年苦苦追寻的似乎错了。像和很多从田园中冲出来到大城市闯世界陷入欲望与暴躁的人群一样,我当年或鄙视、或拒绝、或逃避、或远离的正是我今天失去的最本真的东西,于是我对土地的情绪进行了反思。最后发现故乡土地的芳香已融入了我的血液,是我生命的起源与养料,是我的根系与温暖。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成都定居下来,在文字上执着地耕耘之下自己也渐渐地有了一点声音。那时国学兴盛,全国宗亲联谊会如春笋般拔节于雨后,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邀请我作名誉副理事长。四川省潘氏文化研究会、潘氏宗亲商会筹建人潘华唐先生给我送来“两会”顾问的证书。既是顾问,有事就得顾问一下,在随后“两会”成立大会上,我作为顾问嘉宾到会发言。就是那一次初识家住新都区的女作家潘丽萍。当时人太多,印象不深,后来执行会长潘乾云先生小范围约请宗亲茶话时告知我说,有位宗亲希望见你,她说“苍山牧云来,我就来”,我才真正认知这位来自彩云之南勐拉坝的宗亲。当时她的独女在法国留学,我的小女也刚好接到德国纽伦堡大学经济学硕士录取通知书,正在筹备她去欧洲读书的事宜,于是大家的话题就多了起来。

      四年后的一天,潘丽萍给我送来一摞厚厚的书稿,我才知道她已撰写完成了一部以知青生活为背景近乎自传体的小说。作品以第一人称抒写为主线,真实再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知青从城市落户到

苍山牧云   抚摸那段真实的岁月——《勐拉坝》序 - caifuplp - 卡美历亚CAMELLIwokeroom

 头顶香蕉  脚踏菠萝

云南勐拉坝感人的生活故事。她们的爱与恨、情与愁,苦闷与欢笑、挣扎与无奈,都融入到作者少女时代纷繁多姿的记忆中了。透过文字,我与知青有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与交流,对他们曾经的生活和内心世界有了更加立体的认识与了解。虽然我在解读这部作品的时候,没有像当年上山下乡的老编审张企予先生那样被感动的老泪纵横,但也深以为它是一部值得取来一观的纪实性散文体好小说。

        我在写这篇序言之前,已是潘丽萍女士五易其稿了,她的勤奋与执着让我为之感动,其幸苦也可见一斑。写作是一件体力活,别说写长篇,几十万字,就是誊抄一遍也属不易。我深知叠字成篇、积章成册的艰难,因此在其出书的过程中给予一点微博的帮助,以期它能早日与读者见面。当年哪些上山下乡的年轻人,今天已经由初时的无根浮萍走上了历史舞台,以自身受惠改革开放的经验坚持继往开来的发展道路,并以他们曾经浇灌土地的汗水,改变着这个苦难国家政治、经济以及人们生活的命运。因为曾经亲近接触过土地,体味过苦日子,受益于开放政策,因此从他们施政伊始,便让我们看到了新政的气象。他们都曾是成千上万知青中的一员,是上山下乡大军中的一份子。今天,就让我们借助作者的视野耐心地从这本书中,去触摸他们那段鲜为人知的真实生活吧!

 苍山牧云

 癸巳年春节前夕于成都牧云轩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811628&PostID=4976525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7605620101bfwc.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